首页 > 九寨沟旅游 > 旅游攻略 > 成都印象记
成都印象记
https://www.lvyouwang.org 添加时间:2011-11-17 00:54:31 来源:九寨沟旅游网 点击次数:
    对蓉城成都的向往是由来已久的,不仅是因为在民间盛传的口碑中,成都是川妹子们风姿绰然的天堂,能使人在秀色可餐的流连中寻找到对生命依恋的意志,而且作为西南最大的物资集散地,实在是有心购物的人们可以随心所欲的乐园。但是抱憾得很,当我第一次踏出自己的省门,前往成都小住时,既没有留心熙熙攘攘的飘逸倩影那种心情,也没有购物观光那种鼓鼓囊囊的钱匣,唯有的目的是去读书。人到中年才想起要学习一些新的知识,消化吸收起来已颇感不太容易,我就戏称之为“读老书”。按四川话来说,读老书是指去品读那些老掉牙的旧典籍,这一点与我的初衷相去甚远,我说的“老”是一个主体性的概念,也就是说自己原本已不是读书的年龄,读起书来反应非常的迟钝,因此也就不敢再分心去欣赏川妹子们如花似玉的姿容,或是去游逛现代闲云野鹤们消磨时光的热闹场地。

  我是乘座夜班长途客车到的成都,进城的时候正值清晨,所以感觉是猛一睁眼跟前就倏然出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我睡眼惺松地下了客车,因为陌生的缘故,所以凭着感觉在大街上游荡起来。对成都的第一感观仿佛一切都还过得去,建筑和街道都很有些现代都市的派头,遗憾的是没过多久就有街头小骗子们在我眼前出演了一部小小闹剧,给我那些盎然兴致多少浇了点冷水。不过好的是到了府河边,我又看到了建设者们心灵美好的一面,渐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还是多看些好的方面对自己有所激励,给我此生多一些对四川这片神奇热土美好的回顾。

  成都的伏天太热,热得令人简直喘不过气来,这对于我们这种来自高原的异乡客来说是难予忍受的。不过有人告诉我,说重庆等地的夏季更炎热,于是我也就只好平静地接受起了酷热的折磨,想想自己此刻所处的尚还不是最热的地方,心理上也就求得了一种少有的平衡。热便热吧,凑巧还停它几天水,这种难堪更令我消魂刻骨,唯有趁机看看街头来去匆匆的女孩,想些平心静气的事,希望心静自然凉,会给酷暑的天气带来些许爽意。我住在九眼桥附近,有机会更透彻地认识成都,认识一种与我们自己相同或不相同的存在方式。川人多善经营,且吃苦耐劳,甚至在许多方面为人们做出了挑战极限的表率。但川人一旦消闲下来,无所顾忌地袒胸露背上街纳凉,又是另一种表率,标志着有很多伪善都会被生存的本能打破。

  我所不能接受的还有夏日的蝉噪。本来古人爱以“蝉声林愈静”来描绘自然与人之间的一种空灵关系,但我想绝不是指蝉噪这种挥不去的烦扰。成都的盛夏蝉鸣很有特色,成百上千只硕大的蝉儿同时高奏一个无聊的音符,使人对面侃谈都产生了障碍,久了就难免对这些自然界的尤物会有一些厌恶。我不明白为什么市场上还有人以卖蝉为生,小商小贩编些精致的小竹篓放只蝉进去,买给人们去挂在屋中听那种烦极无聊的声音,简直让人觉得城市人似乎不知美为何物。

  不过好在成都的雨还是多情的,一段时期的持续高温之后,雨水又象调节剂一样地来上一段小插曲,给人们平淡无奇的生活增添一点浪漫色彩。虽然骤然降雨并不能明显地使酷热的气温有所下降,但起码落雨的过程还是有些清凉的。我留意到喜欢在雨中行走的远非我一人,冒雨散步的川妞更有楚楚动人的妩媚,她们是深谙冰雕玉琢的天使,行在我眼前是飘忽的流云,这就是一个城市美丽中的细小因子。

  在成都的日子更加感到人迹漂忽的境遇,仿佛在生存的空间中每个人都仅是智慧中的一种闪念。我开始寻找蓉城的荷池,可惜千顷荷池都是深锁寒院的闺秀,我始终未能觅到大大方方的碧波仙子。相反,四川的竹制品好象要更有特色得多,我见过许多竹根雕制的工艺品,在艺人的一把神刀之下,不堪大用的竹根一变成了登堂入室的身型头像,神工之独到足以令人叹绝。我想成都要是把自己独具优势的芙蓉也当作特殊资源来开发,岂不更具非凡的意义,一种物品具有了地域特色,象我这种不抱购物心态的远客必定也会破费买件回去做个纪念,以购物观光为目的的游客还不为了永久的回忆而慷慨解囊么?所以说人们往往会在追求长远所得的时候忘却了根本的东西,其实对于商业贸易而言,真正具有竞争力的不是一哄而上的单一产业,恰好就是自己突不破的传统。

  在一个城市停留太久就会觉得有较多的地方似曾相识,或者说城市与城市之间总是相似的,不同的仅只有气候因素和人文环境间的差异。我觉得成都的人总体上还不错,很符合国人对待生存的普遍个性。但作为一个西南地区的大都会来说,人们行为举止上的公共意识还在一定程度上有待完臻,譬如一些违反社会公德的自私行为和极少数唯利是图的诈骗行为如果得到有效控制,就会给我们的城市文明增添新的色彩。假如成都仅只是酷暑难当的话,思想上的爽快或许能使人树立起战胜恶劣环境的信心。

  在这个热闹和喧腾的西南都会中,我多了一番思维的凝滞,少了许多无病呻吟的伤怀。总的说来感觉自己还是能够融得进这个繁华的机体之中,而且这个城市也尚能融进我涌动的脉管。就是在远离她的整个漫长人生旅途中,也能在每一个怀想时刻,自灵魂的最深处再度听到拂不去的喧噪,或是在眼前浮现出小巷深阁中独具芳姿的静寂荷池。

(发布于:九寨沟旅游网)  【回到顶部】 【返回上页】 【关闭窗口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上篇: 夜过巴郎